• 南京邮电大学
  • 河南科技大学
  • 浙江工业大学
首页 > 在线解疑 > 学历造假还真是“多大的事儿”

学历造假还真是“多大的事儿”

发布于:2016-08-15 20:59:17作者:admin 点击: 695 次

学历造假还真是“多大的事儿”
在中国,官员学历造假也屡见不鲜。官员学历造假有两种情况,一是“假的真学历”,即学历“注水”, 没有相应的学业经历和知识含量。一些地方政府掏钱请一些大学办研究生班,根本不用考试,学员也不必操心学费,全由公款解决。一位曾经参加过研究生班“学习”的官员透露,“课本从发下来到毕业都不用看上几眼,只要把导师侍候好了,考试自然会通过。还有的在课程学习中偷机取巧, 甚至有时会出现秘书坐满一教室的滑稽场面。二是“真的假学历”,即办假证。 2004年10月,中组部等四部委经过两年清查,发现67万名县处级以上干部中,每40官员学历尚且如此“水分”多多,公权果真能清白无虞?

不免令人联想起眼下的几桩“国产版”学历造假事件:一是有学员自曝,武汉理工大学在河北省廊坊市开设的研究生硕士廊坊班存在大批学员造假情况,而涉嫌造假的学生中,如今有人已是处级干部,有人甚至官至局级;二是近日,清华大学法学院博士生王进文在其微博上称,“山东省国土资源厅一把手正在清华大学法学院读博士,但从未见其上课。”有网民质疑清华大学滥发学历和官员挂名读博,而清华大学新闻中心负责人说,徐景颜确实是该校法学院在读博士生,但他并非全日制博士生,而是论文博士研究生。官员学历尚且如此“水分”多多,公权果真能清白无虞?

由于中央部委要求严格,在学历造假问题中,地方相对要严重得多。事实是,目前不少地方官员已通过各种途径拿到了“假的真学历”。在西部的一些贫困地区,只要稍加留意,就不难发现“人才济济”,从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甚至镇长、乡长、派出所所长,名片上大多印有“经济学硕士”、“法学硕士”等名头。

据有关数据显示,截至2006年年底,全国高等学校学生信息咨询与就业指导中心共接受社会各界近11万份高等教育学历认证,其中9.9%为“问题学历”。据报道,日前广东省鉴定潮汕地区某市送来的15名官员的学历证书,仅凭肉眼即确认其中7份是假证书……
另外,沈阳市原副市长马向东在职期间,也曾“名正言顺”地获得了研究生学历。但知情者都明白,他在中央党校学习期间所写的论文,也是由秘书组成“写作班子”代劳的。 在官员学历造假中,几年前因腐败被处以死刑的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青就是一个典型。他托人在北京大学附近买了一个法学学士学历,就开始以“北大才子”自居,甚至自称是“法学教授”。

而明星学历造假事件也是屡见不鲜. “打工皇帝”唐骏的假学历风波尚未平息,有网友又掀起了盘查明星学历的风潮。近日,一篇名为《818明星们的假学历,那些克莱登大学的校友们》的帖子在论坛上引发热议,巩新亮(MIUMIU)、夏凡、佘诗曼、张靓颖、梁咏琪,学历均被斥造假!

学历造假文凭的背后,是社会信用。《盛世危言?考试上》说,“考取文凭,方准用世。”如果文凭可以复制,那么,强盗逻辑就可以在社会博弈中被顺利复印。有人说,能力第一、学历第二。这在一个“唯学历是瞻”的时代,确如金玉良言。但问题是,能力多寡并不指向学历造假事件的豁免权。再大的能力,也无法遮掩欺诈的事实,如果功过相抵的含混逻辑成为秩序底线,那么,这让法律规章或公序良俗情何以堪?“唐骏门”其实一直未曾关上。有业内人士总结其学历造假之弊:一个造假出身的总裁,他的财务报表你敢信吗?他的战略规划你敢信吗?你敢把多少年心血铸造的企业交给他,让其到激烈的国际市场上和凶悍的对手对阵吗?人而无信,不知其可。学历资质上的造假扯谎,与统计数据上的敷衍塞责何异?因虚假学历而不当得利的事实,不仅挤占了其他公民的机会资源,而且鼓励了下一次的欺瞒谎骗,一旦衍生为潜规则,迟早也会伤害那些“大度”的说情者。

在学历造假已成产业的今天、在学历打假激不起舆论更多涟漪的当下,雅虎汤普森的遭遇,不啻于一剂清醒药方。资本市场对学历造假的零容忍,不是较真于其细枝末节,只不过再度印证了一个道理:每一种理性健康的体制在底线上都写着三个字——不撒谎。

(文章由我司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和相关链接,否则追究其法律责任!)

------分隔线----------------------------
------分隔线----------------------------
[相关文章]
  • 暂无相关文章